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感谢爹地让我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
感谢爹地让我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

爹地对我来说是除了母亲以外最亲密的人,不管是功课上、未来的走向等等所有的事情,我都会跟爹地商量。
母亲在南山车站开了一个店,所以每天晚上回到家都已经超过十二点了。当母亲不在家的这一段时间里,我就跟爹地一块吃饭、听音乐、看电视等。
有一次我们一起去海边玩时,在车里发生了奇妙的事情。
可能是吹到海边的冷风吧!晚上回来的途中,我突然肚子痛了起来,不管怎幺弄都没有用。痛在肚脐下面的地方,大概是肠子吧!
爹地马上将车子停下来,然后让我躺在后座上,用手帮我按摩着肚子,儘管如此,肚子还是痛的不得了。
正在帮我按着肚子的爹地的手,相当的暖和,于是我忽然想要他....。
「爹地你的手很暖和,帮我温一下肚子吧!」
我这幺一说,爹地好像很为难的样子,我当时穿着T恤跟迷你裙。
自从我上了二年级以后,乳房就大了起来。这一天,我并没有穿胸罩,可能因为这样才让爹地困扰的吧!
迷你裙下面穿着丝袜把双腿紧紧的包裹着,如果从裙子上揉的话,就一点效果都没有了。
「喂!快啊!里面帮我热一热吧!」
我边说边强硬的将爹地的手引进了迷你裙下面去,我想这样一来一定可以消除疼痛的。
我看着爹地困惑的脸,我就知道因为我仍旧是个女孩,虽然我是他的女儿,但是此刻我的肚子正一阵一阵的在痛,就好像有很多针扎了过来一样。
「爹地......快啦!」
我生气的催着他。爹地像是下了什幺决心似的,把手盖上我的腹部。
「啊....真舒服......」
真是一双温暖的手。
「变冷了吧!」
「回家洗个澡,也许会好......」
中途有点塞车,回到家也花了将近二个小时,其实这二小时里,我的心情是混乱的。
当爹地的手抚在我的肚子上时,那手就刚好放在我的阴毛上面一点点的地方,有时还会碰到阴毛,我有一种奇妙的感觉。
虽然我有自慰的经验,可是这样让男人抚摸自己的肚子还是第一次呢!
爹地他客气的不敢摸我的阴毛,更不用说是摸阴毛下面的那里了。
对我而言,痛的地方是阴毛的附近啊!所以我再度擡头说:
「不是那里,在下面一点点,对,就是那里......」
爹地的手从上面往下移去,这时爹地一定觉得不好意思吧!
「妳该不会是好几天没有上厕所了吧!」
「哼!髒死了!讲那种话,就不会说些好听的。」
「真是没法子,那个地方好像有个汽车旅馆,去看看吧!」
「快....快带我去,我痛的不得了,想上厕所。」
车行大概二、三分钟之后,可以看到一个大看板上不停的闪着霓虹灯,是不是汽车旅馆,我不知道。
我想这是一个普通的饭店。只要进去那里,不只有温水可以沐浴而且还可以上厕所,爹地把车开进了那旅馆。
里面的房间完全跟我想的不一样,有一张大床,还有一组沙发,当然也少不了冰箱与电视,而且窗户上还挂着漂亮的蕾丝窗帘呢!
旅馆的妈妈桑拿着茶水进来。
「请慢慢享受......」
说完她就出去了。我痛的赶紧钻进了被窝中,爹地正在浴室里为我放洗澡水。
「好了!进来吧!上上看吧!」
听他这幺一说,我赶紧起来走了进去。
但是不管我怎幺用力就是拉不出来,只得不停的在浴室里。
「嗯....嗯......」
一声一声的叫着,于是爹地走了进来,问我说:
「要帮妳揉揉吗?」
说着便从后面搓着我的下腹部、背部等。儘管满不好意思的,但是无论如何爹地是希望让我减轻痛苦的。
对于爹地的亲切,我真的很感谢,爹地的手就跟刚刚在车子里一样,直接的抚摸在我的肌肤上,如果等会儿我想大便的话.........。
「如果大出来时......」
「什幺?」
「我是说.......」
「想大吗?很想大就大吧!我可以忍受这臭味的......」
「对不起!爹地......」
我从心里面真心的道歉着。
但是不管怎幺等,还是没有,于是我只好再回床上,爹地也不停的为我抚摸着。
我仰躺着露出肚子,爹地则跪在床边抚摸着。在车里时只敢在大腿上游移的手,现在居然伸到了我那茂密的黑森林中。
爹地他默默的,又有些是赌气似的。
肚子里好像积了什幺硬物在里面似的,针对这个地方,爹地他用力的揉着。忽然我放了一些屁,感觉上也好像没有那幺痛了。
「洗个热水澡比较好哟!让身体暖起来就会好了。」
他走进浴室关了水龙头,走到床前抱起我,开始帮我脱衣服、迷你裙、T恤等全部脱了。最后只剩下内裤及丝袜而已,他又把手伸到我的腋下,抱起我走进浴室去。
爹地的手押着我的双峰,这时我想知道爹地的感觉如何?一定是小鹿乱撞吧!我想......。
脱掉内裤后,我进入浴缸中,然后自己抚摸着肚子。
「喂!爹地!进来嘛!来帮我按摩肚子。」
我对于自己说出这种话也觉得很讶异。说完后,身体忽然像火烧一样的热了起来,我想我是为了想再次体会被爹地的手抚摸时的快感,才这样子的诱惑他吧!
「喂!妳在胡说些什幺啊?妳是叫我跟妳的大乳房一起洗澡吗?」
这一次爹地有了兴趣,于是他脱掉衣服,用毛巾把下面围起来,然后进了浴缸中,这时我们在也没有隔阂了,是一体的。
爹地那毛巾里面围着的家伙,可是大的惊人呢!
「喂!小纯!」爹地叫着我。
「哎....什幺......」
我一回答就看见爹地站在莲蓬头下面,并且掏出了原本隐藏在毛巾里面的东西。
「啊!讨厌啦!你......」
我不禁别过头去。
「没